雙擊滾動屏幕當前位置:龙珠激斗月孤行最新图 > 玄幻小說 > 絕望黎明 > 章節正文
正文第五百四十八章
絕望黎明最新章節目錄    //www.fawlp.icu/book/xiangcun41/262425/ 倒不是我閑著沒事干,要好人好事的幫他送信。

    主要是想通過這種方式,提前摸清楚位置,踩踩點兒。

    我心里的計劃,是希望明天能多解決幾名暴徒,如果能瓦解京武的組織,那再好不過了。

    白凈男子擺手說道:

    “使不得,這送信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說著,他轉頭看向身邊一圈師兄弟,要么年紀稍小不放心,要么油膩滑頭不聽話,根本找不到一位合適的送信人。

    沉穩心細的他,滿臉惆悵。

    這些細節我都看在眼里,鬼捕殿的領頭們,讓這白凈男子看守家園,確實選對了人。

    我勾嘴笑了笑:

    “沒事,我只是想弄清楚具體位置而已,若不放心,你還是派自家弟子送信吧,我跟著就行?!?

    白凈男子連忙賠笑的搖了搖頭,最后抿著嘴琢磨了幾秒鐘,還是斷然的沖我拱手說道:

    “絕無不放心之說……如此,送信的事,那就再次有勞閣下了!”

    說完,白凈男子在崖邊找了塊大石塊,不拘小節的蹲下后,用袖口一抹灰塵。

    隨后從存儲戒指里摸出了幾張信紙和毛筆,便開始認真的書寫起來。

    他身后的師兄弟們渾然不關心他在干什么,都開始閑聊起來,有個稍胖的男子甚至在嗑瓜子。

    我雖站在原地等待,但也能看清楚信封上的字。

    這白凈男子的字,寫的十分清秀,又不失大氣,行云流水便是完成一張。

    沒人幫忙,他便不急不躁的自己折好裝進信封。

    之前看守索道的那兩名年輕弟子,有上前幫忙的意思,但卻被那嗑瓜子的稍胖男子一瞪眼,立馬縮了回去。

    我算是看出來了,這白凈男子當家,他們都不太服氣,有種孤立他的感覺。

    這可不是好事,明天這些二球吧唧的弟子要是不配合,被京武殺了進來,后果不堪設想。

    但畢竟是鬼捕殿的內部事情,我已經插手夠多了。

    白凈男子寫完了四封信,又從存儲戒指里小心的拿出了一枚紅玉印章。

    拿出紅玉印章時,白凈男子警惕的轉眼注意了身后。

    他沒轉頭,而我卻看的清清楚楚,以嗑瓜子的微胖男子為首,瞬間露出了貪婪窺視的目光。

    這些人見我似乎在觀察他們,連忙心虛的撇過頭,假裝什么事兒沒有。

    此時,白凈男子快速的在每封信上蓋了章,趕緊把印章收進戒指里。

    起身后,他長舒一口氣。

    “對了,還未請教閣下尊姓大名?”

    白凈男子捏著信封走到我面前,突然問道。

    我拽了拽自己的紅袍,笑著說:

    “黑貓?!?

    白凈男子邊點頭邊轉眼思考,似乎并沒聽說過我這號人。

    但還是禮貌的把信封雙手遞過來:

    “黑貓大哥,小弟叫何苦來,有勞您了?!?

    何苦來,我記住了白凈男子的名字,隨后接過信封就準備離開。

    走到索道前,何苦來親自幫我拉閘開關。

    看著他身后那些冷漠的弟子,我想了想還是開口喊道:

    “何苦來,你送我出去吧?!?

    他二話不說,果斷的跟我一起跳上了木板。

    臨行前,我不忘周全的對岸邊的師兄弟們擺了擺手:

    “夜里風冷,各位師兄弟請回吧!”

    那些師兄弟冷漠的轉身就走,沒人關心何苦來的安危。

    我注意到何苦來眼角里有些的苦澀,但一閃而過。

    掛在鐵鏈上的木板搖搖晃晃,走到中途時,我開口問道:

    “你不覺得,那些師兄弟們有問題么?”

    何苦來看了我一眼,隨后無奈的嘆了口氣:

    “哎,又有什么辦法……”

    我:

    “明天京武要是闖進來了,你怎么辦?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這么跟你說,京武的一名手下,都能把你們現在這些人,全部殺光!”

    何苦來微皺著眉頭:

    “就算來的不是京武,這些師兄弟也是鬼捕殿最后的守護人,我只能裝作什么也不知道,希望他們能看在殿主的份上,不忘初心吧?!?

    如果這么說,何苦來的做法也算正確的。

    畢竟鬼捕殿就剩下這么點人了,再和他們鬧翻互相殘殺,實在不理智。

    我甚至懷疑,那個鬼捕殿殿主,是不是故意留下來這批弟子,意在培養考驗何苦來,又能趁機攆走這些老鼠屎。

    當然,這些話我都埋在了心里。

    既然何苦來心里清楚,我也沒必要再多廢話了。

    他把我送到兩顆古樹這邊,看著我安全著陸后,才踩著木板滑了回去。

    我重新走回到馬路上,趁等車時,先掃了眼四封信的地址。

    讓我意外的是,這四個地址并不是什么宗門派系,而是很普通的四合院、大排檔、超市,唯一有點兒聯系的是武術館。

    何苦來只是鬼捕殿的看守弟子,外交事宜他平時接觸不了,這些地址肯定是殿主臨走前交代給他的。

    雖然疑惑,但我還是準備把信給送了。

    在郊區,只能用老法子才能快速的搭便車。

    從貨車后跳下來后,我以最快的速度脫掉紅袍和面具。

    現在才晚上九點不到,街上路邊的行人還很多,我穿著紅袍戴面具,實在有些嚇唬人。

    四個地方也都很好找,我敲門留信,自己躲開,等到信封確定被人拿走后,我才繼續下一個地方。

    大排檔是叫服務員交給老板,超市是交給收銀員,武術館已關門則從門縫里塞了進去。

    說實話,我根本就沒感覺到,這四個地方有任何靈力氣息存在。

    不過,何苦來既然寫的地址在這,我只能照辦。

    送完信后,我用手機地圖研究了下方向,最終確定埋伏在最中間的位置。

    趕到后,發現是上次和劉凱一起對抗亡靈獵人的大樓。

    有時候,就是這么巧。

    準備上頂樓時,我想著又跑了趟商場,買了個望遠鏡備著。

    借著靈隱符,我躲過保安,順利的到達樓頂的迷宮樓。

    再次走到迷宮樓的天臺上,站著當初許睿飄走消逝的地方,我感慨萬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迷宮樓剛好是四個地方的中心位置,它們都在城內,所以相隔并不太遠。

    我站在樓頂用望遠鏡試了試,拋開那些偏僻的角落小道子,基本上都能看得清。

    只要京武的同伙過來,我是一定能發現的。

    如此,就等明天了。

    站在樓頂抽了根煙后,我也懶得回家來回折騰,干脆就在樓頂盤腿坐了下來,先是《三清語》靈力的吞吐運轉,接著是《古魔心經》的練習。

    兩種心法交替進行,或許是樓頂高的緣故,我明顯感覺吸收起來比在家里要順暢。

    怪不得那些修行圈子的宗門喜歡建在地勢高的深山老林里……

    不過因為在人間的緣故,魔力的增漲相對比靈力,要慢很多。

    清晨,日出,金光普照。

    我緩緩睜開眼,一夜時間,一晃而過。

    我精神抖擻的站起身,扭了扭胳膊和腿,翻身坐在了頂樓欄桿上。

    感受著早晨的涼風拂面,我心情大好。

    拿起身邊的望遠鏡,我觀察了下四個地方的路口情況,并沒有異樣。

    就在我放下望遠鏡的剎那,武術館的門開了。

    我趕緊又舉起望遠鏡看去,與此同時,大排檔的門,四合院的門,超市的門,都從里面被人打開。

    超市里的店員們竟沒有回去,連工作服都沒換,包括昨天的收銀員在內五六人,徑直的走出門。

    大排檔也是,昨天見過的燒烤師傅和服務員,也一并出門。

    見他們起早動身,證明信是沒送錯的。

    我又把望遠鏡轉到他們必經的幾條路上,果然,每條路上,都有三名高大強壯的男子,正快速靠近。

    “這么快!”

    我收起望遠鏡,轉身就往樓下沖去。

    為了不惹麻煩,我并沒有等電梯,而是從安全通道的樓梯口走。

    事實證明,從欄桿翻越的方式下樓,速度比電梯至少快上一倍。

    四條路都有京武的通伙,我只能隨機選擇一條先去解決。

    同時開始,讓我有些始料未及。

    沿著小路往前奔跑,很快,我便趕到了通往超市的那條小路上。

    前方不遠處,三名高壯的暴徒,已經摸出了尖刃,正背靠在墻壁等待埋伏著。

    我毫不猶豫的把靈力切換出魔力,同時戴上黑貓面具,套上紅袍。

    悄無聲息的靠近他們,距離他們還剩五六米時,三人都發覺不對勁的回過了頭。

    三人見背后多了個紅袍人,頓時驚訝的瞳孔一縮。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什么人?”

    面對他們的疑問,我冷冷一笑:

    “死神!”

    話音落下時,青龍小劍已經迫不及待“噌”的聲刺穿了其中一人眉心。

    我腳下沒停,猛然向前躍步,瞬間便沖到了剩余兩人間。

    只有靈花境的他們,在我面前,根本毫無還手的余地。

    就如他們對付靈葉境的修士般,大境界的差距下,就是大人欺負小孩。

    戒刀快速的刺穿他們的喉嘍,兩人“撲通”倒地時,超市里的幾人剛好走到這里。

    他們見拐角處的我,身穿紅袍戴黑貓面具,地上還倒著三具尸體,立馬警惕的往后退,準備抽出武器。

    沒時間解釋,我快速說道:

    “抓緊時間,去鬼捕殿!”

    說完,我轉身就走,沖刺后兩步便翻上了墻,為了節省時間,我選擇從房頂上穿過。
上一章   返回目錄   下一章
 推薦的小說:   夢回西夏婆娑飄幻   重活演繹人生   農門悍妻:帶著萌寶嫁皇帝   異界之我是作曲家[星際]   科技永生 鄉村欲愛   鄉村活寡美人溝   嫂子的誘惑   丁二狗的獵艷人生   鄉村女教師   師娘的誘惑   鄉村獵艷記   鄉村排行榜